黄昏与迟暮(11)

作者:野又弥生 阅读记录

夜深,银色的月光绞动着周围的星辰,廉价的月色倾泻人间,也洒了几枚月色的光斑在迟暮的身上,迟暮本就是白净,被月色一沾染,更显得洁白无暇,他提着行李从机场出来。

他为了回来直接去找小黄昏,没有告诉家人他回来的日期,也选择了晚上的场次,他内心以为小黄昏绝对不会在家,家里的氛围一直不是很好,母亲对他冷嘲热讽,家里的佣人虽然看在迟暮的面子上表面上没有表露什么,私下里总是对这个妓女生的野种窃窃私语。没有迟暮陪伴的小黄昏,肯定在琴房等着他。

那样柔弱的小黄昏,眼睛总是哭的红肿,嘴唇总是被他咬的快要流血,眼睛里晶莹的水汽几乎要将他溺毙,他每天都想着,他没有一天不想着这样的小黄昏。

他要紧紧的把这样的弟弟搂在怀中,给他爱情,给他亲情,给他一切。无论作为哥哥,还是爱人,他都要牢牢的占据着他。

晚风有些微凉,他不禁将自己的外罩裹紧,一抬眼就看到了一个健壮的少年,阴狠的盯着他看,眼睛里是狼的敌视,带着疲惫的红血丝,整个人一幅寻仇的样子,朝着迟暮走来。

少年身上有很浓的烟草味,迟暮微微蹙眉,他着实不喜欢这个味道:“迟暮?”

迟暮年少成名,他刚刚又从加拿大获了奖项,国内的报纸上铺天盖地的都是他的新闻,他下意识地问眼前的少年:“是我,怎么了?要签名么?”

少年穿着白色的校服,他几乎和迟暮一般高,但是力气却大的惊人,他死命的拽住迟暮的衣领,将迟暮推到墙上,猛烈的撞击,他猩红的眼睛瞪着迟暮:“去你奶奶的签名。”

迟暮被他的态度惹得心烦,他推开少年,冷冷的说:“那不知道您找我是什么事了。”

少年一手横压在他的胸前,抵着他的胸膛,不让他动弹:“你拽什么拽,真不知道黄昏怎么看上你的?”

迟暮抬头打量着少年:“你认识黄昏?”

少年看着迟暮这深邃的英俊的脸庞,咬牙切齿的说:“何止认识,老子还跟他上过床,摸过他,亲过他,抱过他。”

迟暮气的有些发懵,他的右手死命的朝少年挥去,一个扣手将少年推倒在地,自己坐在少年的身上,掐着伊辰的脖颈:“操你妈逼。”

他狠狠的掐着伊辰的脖子,看着伊辰的脸上现出青筋:“把他脖子咬成那样的,原来是你这条贱狗。”

伊辰力气实在是大,他像是个甩不开的滚石,直接将迟暮翻了过去,两个人的位置竟然调了个个:“傻逼,你有什么资格说话,你把黄昏逼成什么样子?”

迟暮一阵无语:“???”

少年说着都有了一些哭腔:“我都他么服了,你是有什么毛病,还是什么奇怪的性癖,小黄昏他是严重的性瘾患者,他根本纾解不了自己的性欲,你他么的混蛋还让他自己忍着。忍得割腕,忍得拿刀片割自己,你他么有没有良心。”

迟暮心脏都要死掉了,他不敢置信的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又问:“他,割腕?”

伊辰起身,依旧阴狠的盯着迟暮:“对,他自残,自虐,我第一次见他,他爬到树上割腕,血水顺着树干流到树根。你他么满意了?非要看着他死你才高兴是吧?”

迟暮心里的那团火使劲的烧着,长着叫“小黄昏”的荒草使劲的撩拨着他的心原,直到扎根深处,一颦一动都牵着他的心脉,疼的惊人,他念念的说:“黄昏,割腕。”

伊辰看着迟暮像是一个失去一切的乞丐,落荒而逃:“靠,你跑什么?”

正要去追,看见了迟暮丢下的行李箱,一阵气闷:“行李不要了?”

他踹了几下行李箱,最后拿到手里,嘴里低骂:“奶奶的,我他么欠你俩的?”

第十四章

小黄昏的穴口不停的张开闭合,他扭动着自己雪白肥美的屁股,腥甜的骚水从他的女穴流到地上,整个人身上都被刀片刮出细密的刮痕,像是被荆棘刺伤的玫瑰,娇艳欲滴,也满身血迹。

迟暮在窗帘的外面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整个人的汗毛都竖起来了,他用手捶打着门,喘着粗气:“开门,小黄昏,哥哥回来了。”

小黄昏迷离的眼睛终于有一刻的清明,他缓过神看着窗帘外的迟暮,迟暮俊美深邃的面庞落在他的眸子,他挣扎着起身。迟暮看着他起身的时候,胸膛那块的跳动的心脏马上就要窜出胸腔,他清晰的看到小黄昏的身上布满荆棘般的红色刀口,一滴一滴的淌着血水。

“啪嗒”一声,门被小黄昏打开了。小黄昏意识恍惚,只觉得自己的脸颊埋在了迟暮的胸膛,感受着那个人颤动的肩膀以及他的悲伤。

上一篇:空心玫瑰 下一篇:完美无瑕

现代都市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