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昏与迟暮(5)

作者:野又弥生 阅读记录

说完,小黄昏就觉得漫天而来的失重感,双腿有些颤抖,够不到地面,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被迟暮抱着带进了琴房,迟暮将他轻轻的放在琴房的羊毛毯上,起身去拉上窗帘,锁上门。

小黄昏无时无刻不想着迟暮和他的身体重合,可是当真的有这一天的时候,他又怕的像条待宰的黄鱼。

小黄昏的眼睛一错不错的看着朝他走来的迟暮:“迟暮,我是第一次,会流血么?”

迟暮脱着自己的衬衫,露出白皙的胸膛:“我不进去。”

小黄昏从小就只见过母亲叉开腿和别人交媾的样子,实在是很不解:“那,那怎么弄?”

迟暮张开自己修长白皙的手掌,有力的抚上他的脸颊:“傻子。”

小黄昏茫然的眨着眼睛,他看着自己被迟暮脱得精光,充血般坚挺的粉色的乳头被迟暮咬在嘴里,他的舌尖在逗弄着他的乳尖,不停的嘬弄着,小黄昏耐不住的浪叫。

迟暮热热的抓住他肥大白嫩的臀,用力的拍了一巴掌:“不要叫出声,这是我的琴房。”

小黄昏立刻噤声,迟暮有些心疼小黄昏,他抓住小黄昏颤动的白臀,细细的揉捏,看着那女穴不停的流着骚水,前面粉粉嫩嫩的性器也有了起头的架势,迟暮张嘴就含住了小黄昏燥热温润的女穴,用舌尖舔着小黄昏的阴蒂、阴唇,最后猛地用舌尖顶进女穴深处搅弄,小黄昏不停的说着:“唔,迟暮。”

小黄昏压抑的浪叫刺激着迟暮的心脉,他像野狼一样,想把下面那个东西插进小黄昏的穴中抽插,可是理智又告诉他,他们骨血一场,血脉相连,两人的基因里本就都难舍难分,不需要额外的身体重叠。

小黄昏突然明白为什么母亲会和那些狗男人交媾,却没有被人温柔的吃过下面,因为那些人只是将他的母亲当成一个发泄欲望的容器,而没有真正的对待过她的欲望,而迟暮不一样,他真的温柔的用舌尖操弄着小黄昏,小心翼翼的像是对待一件艺术品。

在迟暮用舌尖罩着小黄昏相对敏感的地方,又不敢插的太深,只是稍微进去一些,但是小黄昏就已经不住的扭动着身子,流着透明的骚水,将自己的双手插进迟暮的黑发里。不一会儿小黄昏的下体喷涌出温热的液体,前面的性器,也谢了精光。迟暮喘息着,抬起头:“小黄昏,过几天我去国外比赛,不能用手指弄你。等我回来,我用手指给你试试。”

小黄昏坐起身,看着一地的精液和穴水,眼眶又红了,他将自己埋进迟暮的怀里哽咽的哭着,像个走丢了的小孩子。迟暮轻轻的抬着手拍着他的背:“傻子,以后来找我,不要找别人。哥哥在呢。”

小黄昏从他的怀里出来,伸着脖子,轻轻的落在迟暮的嘴唇,他给了迟暮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。

他哽咽的说着:“迟暮,我爱你。”

他的迟暮,以哥哥的身份告诉他:“小黄昏,哥哥也爱你。”

迟暮温柔的给他穿上衣服,为他梳理好他细密的卷发,将那沾着妓女儿子的精液和骚水的毯子裹好扔在了垃圾堆。

小黄昏,爱迟暮。就像是盲人在等日落后的无光世界,这样才会和别人一样拥有同样的视野。而小黄昏呢,就算日落黑暗,他的爱也见不得光。

第七章 迟暮,今晚你可以陪我睡觉么?

小黄昏穿的整整齐齐的,已经没有了之前那性欲难忍的模样,迟暮朝他伸出手,小黄昏立刻就紧紧的握住,两个人的掌心都热的发烫。小黄昏很少能牵到迟暮的手,在家里的时候,为了避嫌,迟暮几乎不和他独处。

小黄昏经过迟暮刚才的操弄,现在对迟暮几乎是离不开了,若不是顾及着旁人,他现在一定是紧紧的贴在迟暮的身上。

很快,小黄昏就这样被迟暮牵着回到了家,两人路上几乎一句话都没有,但是他就是觉得从未拥有过的宁静与满足,多和迟暮待上一刻钟就是多尝到了一些甜头。

刚到了家门口,迟暮堪堪松开了小黄昏的手,他俯身打量着小黄昏:“小黄昏,你脖颈的那些红痕,什么时候解释给哥哥听?”

刚见面的时候,明明不能喊哥哥。现在两人难舍难分,亲热的、肮脏的事都干了,却让小黄昏喊起他哥哥了。真是个心肠坏的男人。

小黄昏缩着肩膀没有抖动,他拼命稳住自己疲软的双腿,咬着自己红的发亮的下唇,不出一言。

迟暮叹了一口气,摸了一把他细密的软发:“傻子,谁欺负你了,你也不告诉我。哥哥怎么替你出气。算了,等你想说的时候,告诉我。”

小黄昏听到迟暮的话的时候,心脏就拼命的想要跳出来,他有一瞬间觉得自己的心脏想突破胸腔的禁锢,来到迟暮的面前,展现着自己滚烫的、见不得光的爱意。

上一篇:空心玫瑰 下一篇:完美无瑕

现代都市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