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昏与迟暮(6)

作者:野又弥生 阅读记录

小黄昏的眼睛有些红,仿佛是一朵褪掉颜色的脏玫瑰:“迟暮,今晚你可以陪我睡觉么?”

迟暮皱起眉头,生怕小黄昏又犯病了:“啊?又难受了么?”

小黄昏的刘海已经有些长了,迟暮轻轻的将他的刘海拨起,看着那双灰黑色的眸子,变得猩红:“不是,我只是想让你抱抱我。”

迟暮心里叹气,怎么也拒绝不了一个孩子的要求,他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成为了溺爱的大人,将一个人惯成了另一幅样子。

他轻轻的又握住小黄昏的手:“好,今晚只是抱抱,好么?”

小黄昏乖乖的点头,露出孩子般天真无辜的表情,仿佛他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孩子,可偏偏放荡的让人难以放下。

小黄昏住在迟暮旁边的屋子,小小的一间,小黄昏进到房间里的卫生间,他打开了淋浴花洒,水汽如同朦胧的山雾笼盖在整间屋子,将小黄昏的身影也掩盖其中,他眼睛迷蒙的盯着雾蒙蒙一片的镜子,他走上前抹了一把水汽,看见镜子里那湿漉漉如小鹿般的孩子面庞,甚至还可以看到他粉嫩洁白的肌肤,水珠顺着脸颊滑过落在他的小乳,他看着镜子慢慢的呻吟,看着自己浪荡的样子,突然眼眶发红。

真他么浪荡的小黄昏,原来他在迟暮面前就是这样的小黄昏,他看着自己瘦弱的蝴蝶骨频频震动着,如女人般的粉嫩小乳,细致饱满的桃子般的臀,这样的不伦不类的、不男不女的身体,带着妓女的基因,沾染着贫民窟的品格,成为了迟暮养育的小黄昏,他替迟暮不值。

他算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。

他双腿有些支撑不住,他缓缓的滑落在地板,任由花洒将水珠喷洒在他的身上,迷蒙了他的双眼,眼睛里也流出滚烫的液体,他抱着肩膀在水汽蒸腾中抖动着,哽咽着。

“彭”“彭”“彭”

几声几乎震聋他的敲门声,将他从自己的情绪里抽离,他有些恍惚的抬眼,就对上了迟暮的那双带着薄雾的眼睛,深不见底,仿佛要将他吸进去。

小黄昏下意识的将手撑着,要站起身,可腿肚子就是软的发狠,他一次又一次的试着站起来,可就是不停的滑落,迟暮走近他,他看见了迟暮的白色衬衫和黑色的长裤,英俊的如同上帝亲自雕刻,那个男人的瞳仁黑亮,他想也没想就回避了视线。

迟暮将他的脑袋摆正:“小黄昏,别哭了。我在外面听的心疼。”

他说完的下一秒,就抱起了这个小男孩,小男孩真是瘦弱,几乎不费力气的就被抱起,小黄昏搂着迟暮的脖颈,将自己的脑袋埋在迟暮的肩膀。

迟暮将小黄昏放在大床上上,将房间的大灯关掉,只开着床头的那盏灯,他拿出着小黄昏的白色浴袍,轻轻的盖在小黄昏一丝不挂的身体上,他轻轻的含着小黄昏的唇,一如往常的温柔,他听到小黄昏带着哭腔的喘息。

他舔了小黄昏流出的泪水:“别哭了。”

真是个难缠的孩子,自己一刻不看着他,他就会发疯犯病。

他紧紧的搂着小黄昏,像是哄着小孩子那样一下一下轻缓的拍着他的后背,小黄昏将他的手拉到他这边,动情的吸允着迟暮的食指。

小黄昏转过身,用自己那双杏眼,看着迟暮:“迟暮,你不让我叫你哥,所以我没把你当哥看。”

迟暮看着小黄昏伸出红色的软嫩的舌尖舔着他的手指,他喉头一滚,将小黄昏抱在自己的怀中,让小黄昏紧贴着自己的胸膛,听着里面蓬勃的心跳,那里的荒原长满了野草,一种叫做“小黄昏”的野草。

迟暮觉得自己好像真的不能当小黄昏的哥了。

第八章 巅峰产生虚伪的拥护,黄昏见证真正的信徒。

清晨的第一束光就打在迟暮光洁的蝴蝶骨,小黄昏轻轻的用手扣着他的肩膀,从肩胛骨摸到迟暮的臀部,像是在狎妓一般,迟暮闷哼了一声,握住了小黄昏不安分的手:“大清早的,你怎么又耐不住了?”

小黄昏翻过身,没去看迟暮,迟暮吻着小黄昏的脖颈:“怎么了,黄昏?”

小黄昏很难耐得住性欲的蓬勃,在小的时候,他看见母亲被男人操的如一条干鱼的时候,他以为这才是人间常态,以后他可能也会继承母亲的职业,成为在巷子里为男人服务的妓男。

可是遇见迟暮之后,他不想成为母亲那样的人,可只要一想到自己的肮脏,他就控制不住的犯病,他的性欲多数的来自于自己的基因,可被迟暮相似的血缘和温柔治愈了。

他搂着迟暮的脖颈,动情的吮吸着迟暮的唇瓣:“迟暮,我发现,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,犯病的次数少了。”

上一篇:空心玫瑰 下一篇:完美无瑕

现代都市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