孰念暗梅香(10)

作者:南淮以北 阅读记录

陆念讨要不到标准,可日子一长,也不再执着于此,她只要能守在她的先生身边就好。

至于先生喜欢什么样的,她也答应过土地婆婆,不再过问。

原本就是她逾矩了。

上巳节将近,盛京的百姓们都开始蠢蠢欲动起来。

陆知桓向来喜静,自然不去凑这个热闹。陆知桓不去,几道自是遵守本分,跟在陆知桓身边候着,时不时的端茶送水。

往年一直都是这样的,热闹是外人的。今年确实多了个不安分的因素。

书上的字在陆念眼里就像是一条条黑色的蚯蚓,弯曲扭动着,她看着就头晕。还不待一刻钟,几道再提着热水回到书房时,座位上早没了身影。

几道正欲发作,前车之鉴历历在目,眼神瞟到了陆知桓,后者倒是把手一挥:“随她去吧,小姑娘的性子也该使一使,你让她呆在这里她也是瞎倒腾。”

几道叹了口气,给茶盅里添了热水,一脸的不赞同:“先生,您真是太惯着她了。”

陆知桓抿了一口,觉得好笑:“这就宠啦?那你也跟着她一起去,我这不是也宠你了?”

“这不一样!”几道反驳。

陆知桓看着眼前这孩子犯拗,只觉得小孩子心性使然,翻了页书,顺着问道:“哪里不一样了?”

陆知桓还未答话,木窗想起“扣扣”两声。

两人齐望过去,一个脑袋钻了出来:“先生!我们去逛庙会吧!我出去看了看,可热闹了!”

陆知桓捻着书页问道:“你不是早溜出去了吗?怎么又回来了?”

陆念捂住脸:“先生你早看到了呀!我是溜出去溜了一圈儿,可是觉着这节日美景先生不看简直可惜了,于是就又绕回来啦!”

眼神忧疑着,又补充了句:“我可是从人群中挤回来的,特意回来叫先生呢!”

陆知桓抬了抬眉,不置与否。

见他不搭腔,陆念的气势自然弱了下去,停顿了下,向几道求救,求救无门,只好问:“那…先生还去吗?”

陆知桓放下书:“去,可不能辜负念念特意回来一趟不是么?”

陆念欢呼雀跃,几道一脸习以为常。

刚刚不是还问那里不一样么?

这不就是了。

第8章

街上人头攒动,花灯已经沿着河岸从城西挂到了城东,应着河中闪烁的河灯,简直像是有气势要将这夜间照亮成白日。

各类商贩顺着主街道将小摊儿摆开,吆喝声、招呼声络绎不绝。

平日里看来宽阔到可以四马并驱的街道此时显得尤为拥挤,这摩肩接踵的人群当中,几道护着陆知桓举步维艰。

一方面确实也是节日热闹,人群赶集;另一方面,鲜少参与乡集活动的陆先生居然肯赏光露面,大家或多或少是受过陆先生照拂过的人,不免得会打上一声招呼,或者想送上些精致的小物实。

与人打招呼就不免停下脚步,却架不住后面前方涌来的人潮。几道到底不过是个半大的孩童,架不住成人的力道,却也强撑着下来。

陆知桓压了压几道的手,示意他不用如此:“你去自己逛逛吧,看看有什么喜欢的。”

“先生,我并没有什么喜欢的。”几道尽量保持目不斜视:“还是让我在先生身边服侍吧!”

“胡说,”陆知桓拿扇子轻敲了下几道的头:“你不过多大年纪,怎会没有喜欢的,去吧,我一个大人还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么?你看看念念不早就跑到前头去了。”

陆念头回经历如此盛会,早就激动得连心里那丝小旖旎都顾不得,眼里心里早就满是形态各异的花灯与灯光下争相辉映的精致首饰了。她身形本就小,灵活地避过人流,居然已经隔着他们跑过了一条街。

“你们两个,一个性格过于老成,总是克制着不愿释放天性,另一个,”他叹了口气,不禁揉了揉太阳穴,无可奈何道:“又太飞扬跳脱了一些……”

几道欲言又止,陆知桓摆摆手:“去吧去吧,前些年你也因为我错过了许多次这盛会,今年你就放开了玩吧!”

几道犹豫片刻,还是拗不过孩童天性,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人潮之中。

陆知桓心系着陆念,这小姑娘初来乍到,又是大晚上的,也不知道害怕,自己孤身一人兴冲冲往前跑。

原本是担心,可思忖着又变了味儿,不是说回来寻他想一起逛庙会的么,怎么到头来丢他一个人在人群里?

他可不指望着一个小姑娘能开窍多少,于是只能认命地撩起袍子,循着那个小小的身影追去。

眼见着陆念快要从桥那边儿下去了,陆知桓不禁迈快了几步,下了桥又是一波人群,到时候要找可不好找了。

上一篇:可知佩意 下一篇:倾尽天下

言情小说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