孰念暗梅香(14)

作者:南淮以北 阅读记录

来往穿梭的人好奇地瞥了眼她,又经过。

“要说咱们当今圣上唯一的妹妹,当朝公主,可是被太皇太后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贝疙瘩,你们想想,这等人物,宫里不得给她挑了又挑,挑出世上才华最出众的男儿去配她?”

“这驸马,那人是没话说,听到了年龄被放出宫的宫女说,这位驸马才华出众,一肚墨水出口成章,骑马射箭更是不逊出征的将军,偏偏还是个美在皮又在骨的俊飒男儿,只要一经过,那宫里的宫女都羞成一片!”

“要说最成人之美的,还是这驸马对公主一心一意,旁人全看不进眼……”

“哒”的一声,陆念手中的绿豆糕盒子应声落地。正听得一心一意的寻音偏偏这时听见了这声微小的响动,回过身来。

这是第一次,她在陆念脸上看到如此失魂落魄的表情。

她印象中的陆念,永远是一副温温软软的表情,没有侵略性,像是可以包容所有的事务一样。

或嗔或笑,却从来没有如此表情。

寻音以为是因为自己贪玩误了时辰惹得陆念不高兴,连忙起身,什么精彩的故事也不听了,喊着:“念师姐!”

这声疾呼将陆念的意识彻底唤了回来,她看着自己空空的手,又看着翻倒在地上的食物盒子,连忙弯腰去拾。

寻音抢先一步将盒子捡了起来:“师姐,我错了,我不该贪听,误了时辰。”

陆念稍微调整了下心绪,这才顾着安慰寻音:“你没做错什么,道什么歉?我刚才想事情太出神了,跟你没关系。”

寻音抬眼看她,陆念又恢复了往常那温软的面容,就好像刚才那个失魂落魄的人是她看错了一般。

寻音毕竟年纪有限,体会不出个中意味,归程途中三两下便将此事抛诸脑后。

两人忙活几个时辰,回到青兰观的时候,夕阳还耷拉着半个肩在山头。陆念的额头还沁着汗珠,站在院外正准备叫人帮忙,陡然看到门口两列对称站着四人。

还是四个男人。

虽说没有佩剑,却看上去完全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。

“念师姐……”寻音有些担心地靠近陆念,青兰观出现这多男人,还是年月头一遭。

陆念内心也慌张,脑海里飞速转着在想对策,还没思出个所以然来,观门倒是从里面打开了。常跟在师傅身旁的素檀师姐正牵着花宝,花宝一瞧见陆念,立刻撒了素檀的手,开心地朝她跑过来。

素檀朝守卫的四人微福了福,又朝陆念点头,示意她们进来,守卫的四个男人也过来接住她们带回来的东西,帮忙搬进了道观内。

花宝缠着寻音要手里的绿豆糕,陆念扶着素檀跟在后面,小声问道:“师姐,这些人是……”

素檀看了前面一眼,低下声说:“听说是师父的老友来观清修,这是随身带的护卫。”

“可是观里何曾有这么多男客?这成何体统?”陆念有些惊讶,按道理来说师父她老人家也是不会答应的。

“别人是万万不会允准的,可是这位贵客,偏偏师父会为了他破例。”素檀叹了口气。

这其中定是别有洞天,陆念想问,却被素檀接下来的这句话惊得收了回去。

“师父唤你回观就去正厅见她。”

“师父不是在正厅招待客……”这句话陆念还没说完,便领会了意思。

是这位客人要见她?

不容多想,陆念便被素檀领了过去。

未及正厅,便从里面传来一阵笑声。陆念瞧着师父身旁,一桌之隔,做这个年轻的男人。此人束冠,着一身暗金线白袍,身形俊朗,正端着杯茶递过去给师父。

见两人均要朝她看过来,陆念上前行礼:“师父,不知您唤念儿前来何事?”

青兰观的一观之主,也是当年收留落魄之身的她的师父,朝身旁一指:“徒儿,你要先向身旁这位行礼。”

陆念一愣,随着这句话去瞧那身旁的人,抬头却是一愣。

那人温和朝她笑着,这面容有些熟悉,却又回忆不起来在哪里见过。

“这位是我还在俗世里诞下的麟儿。”

陆念惊讶,原来师父年轻时居然也是嫁过人生过孩子的?!

见到她抬起的眉毛,师父适时又补充一句:“还是当今圣上。”

一瞬间,陆念浑身的血液奔腾,眼睫忽闪了一下。

是了,她记起来了。

昔日在陆府,她躲在窗外偷偷瞧过,那时几道说过,先生正在会客,这客人是先生昔日的徒弟,也是当今的圣上。

许多画面,许多声音,重合了起来。

她觉得自己有一瞬间的恍惚,脚底轻浮,像是站不住。

有些慌,她下意识地扫了眼周围,没有见到熟悉的那个身影,又略微放下心来。

上一篇:可知佩意 下一篇:倾尽天下

言情小说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