孰念暗梅香(3)

作者:南淮以北 阅读记录

“整个盛京的人不是都说陆大人乐善好施吗?”小姑娘抬起头,眼眶里立刻又开始充盈着泪水:“收留我一个孤苦无依的小女子难道不是做善事吗?”

“这……”被她这么一问几道有些词穷,这么说……好像也对,但是怎么总感觉他被绕进去了?

他正思索着要如何回绝才不会伤害这位看似孤苦无依的姑娘的心,谁知这个小姑娘又一个喷嚏打过来,惊得他连忙起身想要后退,可无奈蹲了一会儿腿有些麻,几道还没来得及起身,身子就朝后仰,“嘭”的一屁股摔在了地上。

他揉了揉屁股,想着自己再跟这位小姑奶奶耗下去今日可算是要摔惨了,于是朝着小姑娘说道:“可是我家先生出门了,现在不在家。”

“哦……”小姑娘的脸上流露出遗憾之色,维持着之前的坐姿,看着路旁的积雪发呆。

几道等了她一会儿,发现她还是没有任何言语,于是轻手轻脚的捡起扫帚,慢慢挪着步子朝着门内走去。他抬头看了眼天,乌压压的一片,似乎是还要下一阵儿雪的模样,于是三步一回头地瞄了瞄坐回台阶的小姑娘。

厚重的红色大门缓缓关上,虎狮铜环撞上木门,发出沉闷的撞击声。

空气寒冷潮湿,雪花又在一片片地落。陆家别院的门口安安静静的,只能听见雪花落地的簌簌声。

“吱呀——”红色的木门又被从里拉开了,大门掩了个缝,探出个头来。

几道那张被寒风冻得瑟瑟发抖的脑袋探出来:“姑娘,你要进来避个雪吗?”

陆知桓此次去永州定了三日的行程,永州秋日患虫灾,一年的好收成全部都被蝗虫糟蹋,百姓没有余粮撑到过冬,恰巧圣上派大臣前去解决灾患,于是陆知桓便同道一起出发去往永州,载满过冬的粮食去赈济灾民。连着三日的路程辗转两地,陆知桓疲惫地揉了揉眉心。盛京的雪下得要小些,又由于是皇城,道路上的积雪也早被清理堆在路旁。马蹄儿在寒风中发出轻快的声响,不一会儿马车便停在了陆府别院的大门口。

厚重的门帘被马夫掀了起来,陆知桓系好玄色大氅的系带,领口的狐狸绒毛刚好圈住颈项。他略微欠了身,扶着门框下了马车,一抬头便瞧见双手交叉着揣在袖子里,坐在大门口靠着门柱打瞌睡的几道。

那颗小脑袋不知疲倦地磕着门柱,可是小脑袋的主人却疲倦得连痛意都可以忽略,陆知桓无奈地摇了摇头,先安排着马夫由侧门进将行李安置好,这才朝几道走去。

几道模模糊糊地觉得有人在摸自己的脑袋,待到意识渐渐恢复看清眼前的人的时候,他惊喜得立马站起身来:“先生,您回来啦!”

陆知桓点点头,拍了下几道身上的残雪,责备道:“外面还下着雪呢,这夜黑露重的,你跑出来守着做什么!”

几道不在意地揉了揉通红的鼻子,傻笑着回答:“这不是盼着先生您回来嘛!”

陆知桓笑,轻轻拍了下他的脑袋,领头朝着院内走去。

“之前叶老定的花梨太师椅命人来取走了么?”陆知桓问。

“您出发的第二日叶老那边便派人过来取走了。”

几道紧着脚步快走了几下,推开内院的门。傍晚又落了些雪,院内的道路上又铺陈了薄薄的一层白霜。几道想拿放在一旁的扫帚清雪,陆知桓抬手制止了他,也没急着回房,而是朝着院子角的那棵梅花树走去。

“这些日子雪下得勤了些,待接下来天晴雪化,一定得多注意着些防潮,新进的水曲柳和紫檀都要归置好了,那可是我挑了好些日子的成果。”陆知桓踱步到梅花树下,柔嫩的花朵在雪花的衬托下显得更加晶莹,他伸出修长的手指,掸去了一朵花上的雪粒。

几道双手交握,弓着腰回答道:“先生您离京的那日我便将木料运去库房了,同时也检查了一遍库房,没有发现任何会出现渗漏的裂纹,先生请放心。”

陆知桓“嗯”了一声,轻轻将梅枝压下至眼前,嗅了下被他从雪粒中解救的花苞,微微皱了下眉头。

几道察觉到陆知桓的异样,倾身问:“先生,有何不妥吗?”

“这花……”陆知桓放开梅枝,那深褐色的枝丫在空气中轻微晃了两下,又回到了原位,他喃喃道:“好像没原来那么香了……”

几道愣了愣,这几日他都在这院子里,日日都能闻见梅香,每日的香气都是同一般的浓郁啊,先生为什么会觉得不香了呢?

“罢了,”陆知桓无谓地弯了下嘴角,似乎是在自嘲自己的苛责。他又揉了揉眉心:“我有些累了,先回屋了,你也早些回房休息吧。”

上一篇:可知佩意 下一篇:倾尽天下

言情小说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