孰念暗梅香(7)

作者:南淮以北 阅读记录

陆知桓作息规整,从来没有嗜睡的习惯,即使是在永州和盛京之间来回奔波了三日,清晨还是在晨光熹微中醒来。

他喜欢在清晨,去市集逛一圈。清晨的市集,大多都还未正式开张。店铺的学徒、货摊的小贩,大多都是刚开门或架起小摊,扫着货物上的灰尘,看似繁忙却又透着那么丝悠闲。

待到陆知桓转完一圈才回到陆府门口,就瞧见几道慌慌张张地从府里迎了出来。

“何事如此慌张?”陆知桓皱了眉。

几道大喘了几口气,仰着脸朝着陆知桓道:“那位念姑娘又不见了!”

原来早晨几道原打算着给这位念姑娘送些醒酒吃食去,礼貌地敲了几次门之后,无人应声。他试着叫了几声,可是房内仍然没有个动静。几道急了,犹豫再三之下还是破门而入,就看见床上空无一人。那棉被被叠成个方块豆腐放在那里,就像是从来没有人睡过一般。

几道虽然跟在陆知桓身边十数载,为事大多随了陆知桓的性子,持重沉稳,可毕竟终究是个半大的少年,一遇事,下意识地还是先想着找陆知桓。

陆知桓先是一愣,转而迈开步子朝院子里走:“都找过了吗?”

“呃……”几道下意识地跟上陆知桓,摸了摸脑袋:“还……未曾找过。”

陆知桓顿步,转身看了他一眼,抚了抚额,半天才吐出一句:“糊涂蛋!”

两人先是直奔了昨晚的酒窖,无果,又去院子里绕了一圈,还是没找着人。几道纳了闷儿,闷着头跟在陆知桓身后,默默抱怨着自己是不是与这莫名来历的姑娘犯冲。

走着走着,几道“哐当”一下直直撞上自家先生的后背。他捂着被撞得直犯酸意的鼻梁,抬眼看了看突然停下脚步的陆知桓,又越过陆知桓的身子,歪着头朝陆知桓的眼光看过去,就瞧见那正厅大堂里坐着的,可不就是他们正费心尽力找着的姑娘吗?

那小姑娘听见声响转过头来,一惊,立刻站起身来,朝他们福了一下。

第6章

陆知桓见到她,脚步滞了一下,反倒是跟在身后的几道冲了过去。

“哎呀我说姑娘,你可别再乱跑了,我们真是一顿好找啊!”

念念赧然,眼神闪躲着又瞟了几眼站在不远处的陆知桓,复又看回眼前那张还未褪去少年稚气的脸上:“清晨起身,未见公子人,恰巧看见窗外的梅树,于是便在院内转了几圈,未曾想给公子造成了麻烦,实在多有抱歉。”

几道一愣,明明是是同一个人啊,前一日初见时明明就像个无理取闹的娇蛮女子,如今怎么成了个识大体的大家闺秀的样子了?

对方道歉得有诚意,几道也不好再胡搅蛮缠下去,正欲退到一边,就听见这小姑娘小声朝他又来了一句。

“站在那里的,就是陆知桓陆大人么?”

这回几道再也顾不得礼仪了,他歪着头瞪大眼睛看着念念,仿佛像是在看一位天外来客一般:“你不认识我家先生?”

他这一声质疑带着惊讶,声音也压不低,很明显,几步之外的陆大人并非耳聋之人,这八个字清清楚楚落入了他的耳中。

陆知桓看了小姑娘一眼,正好捉到那双又躲闪着朝他瞟来的眼睛。

他抬了抬眉,有意思。

陆知桓随便捡了张椅子坐下,几道便绕到他身边,接过他手中的小暖炉退至一边。

他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,余光瞟到小姑娘局促不安的模样也不着急,慢慢悠悠地喝下一杯茶才开口。

“你不认识我?”陆知桓没瞧她,只是盯着自己杯中漂浮着的茶叶。

一听见他提问,念念立刻来了精神:“久闻陆大人的盛名,却一直未能有幸一见。”

“可是我不喜欢别人称呼我为‘大人’。”

陆知桓看向她,既然小姑娘喜欢装傻充愣,那姑且他也配合她一回。

果然,醒酒了的小姑娘还是比醉酒的小姑娘聪明那么一点点,她没被陆知桓的话带着走,却还是愣了一下。她本以为陆知桓会问明她的来意,却没想到他居然在纠结称呼。

心里默默记下一笔,即使是纠结称呼的陆大人,也是她心中完美绝伦的陆大人!

“那您希望我怎么称呼好呢?”她垂着眼睫,一副悉听尊便的模样。

“几道姑且唤我一声先生。”

“小女子记下了,”念念看了几道一眼,复又垂下眼睛:“想必先生已有所耳闻,小女子名叫念念,自幼无父无母,被人贩子拐卖至青楼,被关在后院柴房,费了力气才逃了出来,先生是大善人,还希望先生能收留我。”

“哦?”陆知桓转了转茶杯盖:“难道念念无一亲人在世?”

上一篇:可知佩意 下一篇:倾尽天下

言情小说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