孰念暗梅香(8)

作者:南淮以北 阅读记录

小姑娘垂着头,但明显身体僵了一下,却还是回答道:“是。”

“那念念的名字是何人取的?思之念之,看来这名字背后大有深意。”

念念不清楚为什么陆知桓这回又开始纠结自己的名字起来了,却还是正了心神,回答道:“这名字是小女给自己所起,思念的正是自己尚未谋面的父母。”

世间尚无亲人,父母尚未谋面,那她是凭空长这么大的么?

破绽累累,陆知桓又饮了口热茶,凭着昨晚的记忆,接下来是什么问题来着?

哦……

“你说希望我收留你?”男人问这问题的时候丝毫没有意外之色,念念有些疑惑,这并非常人的反应,却还是点了点头,却没想到陆知桓下一句便语锋一转。

“可我为什么要收留你?”

念念来前早就做好了这个问题的说辞,因此一秒都未思考便将理由娓娓道来:“整个盛京的人都知道先生为人乐善好施,是百姓津津乐道的大善人。而小女若得不到先生的帮助,出了这陆府的大门便会被青楼的差役给抓回去,人人都知被青楼抓回去的女子下场会是如何。小女子可怜至此,先生仍不愿给予援助,这或许是说明先生平日行善的美名其实是虚名,又或者先生之善也是分人的?”

“念姑娘,你……”几道听着这几句话气愤不过,却被陆知桓拦下。

念念这才发现自己没控制好力道,将话说得咄咄逼人了些,明明自己有求于人,怎么能如此盛气凌人?

她暗自叹了口气,都怪自己学术不精,早知如此,当初应该多在狐狸婶婶那里多学几手的。

念念正暗自懊恼,以为自己的计划即将泡汤之时,却不曾想,陆知桓并未在意,反倒是自嘲地笑了一下。

“可真如你所说,仅仅因为你可怜我就收留你,”他盯着她惊讶抬起的眼,慢慢补充完剩下半句话:“那整个盛京的可怜人住到我府上来了,我可没那么大的园子。”

“这……”念念似乎是被这个理由说服了。

陆知桓看着她困惑的表情,又肯定了心中的想法,这小姑娘的逻辑缜密确实是做像做出来的,内里还是跟喝醉了糊糊涂涂的那个没两样,于是他继续绕小姑娘。

“而且你看,这盛京的善人也不止我一位。东街何其堂的郭大夫、当朝的左相、还有城南米铺的王掌柜,一个个出手阔绰,做善事可比我做得好多了,盛京这么些善人,为什么你偏偏选择了我?你得有个更合理的理由。”

“更合理的理由?”

她看向陆知桓,这人捻起茶盖儿,往外拨了拨茶叶,盖着茶碗喝了口,润了润嗓子。

他清晨出门,因着几道未起,随便捡了凉了的白水润了口,现在回来又因为跟念念说了太多,嗓子干得不行。

陆知桓没出声,点了个头。

小姑娘难得地放弃了从今早见到他开始就端着的样子,挠了挠脑袋,似乎在绞尽脑汁思考“更合理的理由”。

几道瞥了眼陷入困境的小姑娘,突然就自我满足起来。

庆幸自己当初是被先生从大雪中主动捡起的弃婴,而不是在这里被被动选择再三刁难的糊涂虫。

陆知桓愣是让念念思考了一会儿才问道:“没想出来?”

小姑娘脸色为难,欲言又止,却最终摇了摇头。

念念有些后悔,果然如同土地婆婆所说,人的心思太过复杂,不是她这等凡草杂木所能理解应付的。

果然是自己想得太简单了吗?

她朝后退了一步,做好了打算。如果陆知桓下了逐客令,她便以最快地速度逃离这伤心之地。

陆知桓将茶盖往杯子上一扔,站起身来。

念念听见响动,不自觉地抬起头,竟也痴痴地望着他,又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。

这回是吓的。

陆知桓拿着几道递过来的暖炉,朝着门外走去。

几道犹豫着看了念念几眼,还是跟了上去。

念念看着他的背影,他的身前,是白茫茫的院落衬着青灰的天,落拓清隽。

她低下头,算了,原本就是自己想法太天真,变回原来的自己也是一样的。

正自我安慰着,她便听见陆知桓的声音。

“既然想不出,那就在这里想好了,什么时候想出来了,再告诉我。”

她猛地抬头,双手绞在一起,看着那人停在门畔的身影。

可以……留下来了?

“既然选择留下了,不妨赐你个姓如何?”陆知桓回身,院子里的白雪反射着天光透进来,她看不清他的神色,却感觉那人是噙着笑的。

念念点点头。

“既然入了陆府,那从此以后,就叫你陆念如何?”

第7章

上一篇:可知佩意 下一篇:倾尽天下

言情小说小说推荐: